這是shin的部落格
...
個人基本資料
帳號:eggshin
暱稱:shin
文章相片
更新日期:2009/2/13 下午 01:32:59
旅程分類
旅遊日曆
最新文章
熱門文章
最新回應
最新留言
統計資料
  • ‧本日人氣: 158
  • ‧累積人氣:3,072,030
  • ‧瀏覽總數:4,441,861
  • ‧發表文章:145
  • ‧照片數量:4,320
誰來我家
禪遊雲南07 東巴樂舞
 
最後更新日期:2007/4/9 下午 05:21:34
主題分類:不分類
 
 
 
時間:2006年12月31日下午4點35分
 
■淨土
從束河古鎮回來後,兩人就先小憩一會兒,才剛睡醒。
準備出門了,告訴Kris,若天氣好,就上萬古樓去看落日,若雲層厚,就去郵局寄包裹及明信片,然後逛書店,這是我們今晚七點半觀賞「東巴樂舞」前的計劃。
在我們的房間內看不到外頭的天空,要出去才知道天氣好壞。
結果,才步出庭院,就發現滿天雲絮。
「好吧!去郵局」,我又回屋裏拿那盒要寄去西藏的禮物還有兩張明信片,然後一起朝郵局方向前進。每次到大陸,郵寄包裹都是重要的任務之一,至少得寄份禮物給我在西藏哲蚌x的喇嘛朋友。去年寄過去的是我那本「冰與火的國度」,前年是寄介紹台灣的攝影輯,大前年是寄一本達賴喇嘛的書,大大前年呢,就是我們認識的那年,在拉薩接受他的祝福。今年聽從Kris的建議,準備寄一瓶叫「淨土」的頂級噴霧檀香,好讓他習經時噴灑於室內,如沐淨土。
至於明信片是要去西雅圖的,特地從雲南寄過去給一對朋友的祝福。
反正陰霾的天氣,什麼景點都去不成,去郵局辦事吧!
不好意思讓Kris在郵局等我,把他安置在附近書店,等我處理完再會合C
「怎麼這麼快就辦好了,大陸郵局的效率還真高!」不到兩分鐘,Kris看到我回頭找他,立刻這樣問我。
「哎!無關效率,郵局說這瓶『淨土』是化妝品類,不能郵寄。」
「真的嗎,這算是化妝品?他們認為你要寄化妝品給西藏的修行喇嘛囉……」
「算了,反正他們就這樣認定」,於是『淨土』到不了西藏,只好跟我回台灣;或者該說……台灣的『淨土』,西藏並不需要?
這就是今天傍晚的淨土事件。
 
■犛牛
好啦!不上萬古樓,包裹也寄不成,現在反倒沒事可做,距「東巴樂舞」開演還有一段時間呢?
「就去買普洱茶啊,得買些回去送人。」Kris這樣△菕A於是就陪他去逛茶舖。
這家叫「茶馬客棧茶莊」的店就位於幫我們訂各種表演票券的茶馬客棧隔壁,每次來訂票、拿票都會經過。讓我們印象深刻的是,店裏有幾個板凳,老闆娘就親切地泡茶招待顧客,買不買沒關係,先喝茶聊天再說,很喜歡這種做生意的態度。他們生意好,每次都輪不到機會小飲一番。這趟,剛好沒人,老闆娘就招呼我們坐下,手腳俐落地弄壺普洱要我們品嚐。她親切並略帶鄉土味的個性比熱茶更吸引人,知道我們從台灣來之後,流利的閩南語就脫口而出,原來是福建人,家鄉的語調一出,氣氛立刻不同,茶親、土親、人更親了。
可惜我怕咖啡],茶、咖啡、可可、可樂從不喝,任憑老闆娘再三邀請就是不為所動,最後依我所求給我一杯熱水,用飲茶的小瓷杯裝著喝,很有趣。
而Kris和老闆娘的茶葉話題則天馬行空地展開著,因為Kris是喝茶的行家,所以聊起來就無邊無境了。
沒一會兒,四位年輕人青春洋溢地湧進店裏來,是穿著新潮的三女一男,女的從北京來,男的是她們的當地導遊。可能被老闆娘招待過好茶,乾脆把這裏當聊天基地,剛從梅里雪山回來,就直接到這裡來休息了。
於是連同老闆娘共七人馬W聊成一片,七隻麻雀吱吱喳喳的。
那位當地導遊,大概三十歲左右,嗓門大,生性樂觀,滿場都是他的話。不等我們問,兩三下就把個人來歷交待完了,是個蒙古人,喜好旅遊及攝影,四處玩著,流浪到麗江後就定居下來當導遊。因為長得福相又古錐,所以就叫他「犛牛」。犛牛看到我的相機立刻叫嚷起來,說和他的型號一樣,但我的鏡頭比較好,借了我的廣角鏡就到外頭去試,然後一聲尖叫,進來告訴我說,太酷了,在廣場往天上一照居然四邊的簷角都被納進鏡頭來,真夠廣角。
而另外一頭,三位女生先後拿出剛買的玉飾讓古玩專家Kris鑑定,Kris正以最不傷人的“社y”語氣安慰她們即使買到“劣玉”也無妨,反正買玉就是結玉緣,不管好玉劣玉皆因有緣。身為企業高階主管的Kris果然有一套,說話達意又不傷人,要是我,就直接了當說:「妳們上當了,在觀光區買到劣等貨囉!」(所以我這輩子永遠當不了企業主管)
我們這邊談相機,他們那頭聊玉石,告一段落,兩方人馬才合而為一,話題轉為每人都感興趣的「旅遊」。仍由犛牛主講,述說他帶人從滇西北的茶馬古道開車到西藏的旅遊經驗,有多驚險就有多驚險,彷彿所有的山窮水盡及危岩落石都讓犛牛遇到了。不止如此,天下的美景、奇蹟也都在犛牛造訪時顯現,說得入木,聽怳J神。接著是西藏的奇風異俗,天葬、火葬、樹葬……(怪了,我不也去西藏看過天葬,怎沒這麼精彩)。不止習俗,連靈異現象都給犛牛遇上了,現正說著一則含水嬰屍的生死奇事。
讓我想到攝影背包裏的第七本佛冊剛好是「超越生死的智慧對話」,是聖嚴法師與索甲仁波切的對話記錄。反正我不喝茶,就讓出座位移到一旁去閱讀,在當下靈異憧憧的氣氛裏應景翻閱這本「超越生死的智慧對話」。
 
■「超越生死的智慧對話」
過於理性的我,不排斥任何宗教,但對各v教也都心存質疑,所以無法深入“信仰”。近年來閱讀不少印度教及佛教的書籍,對所謂的「空」、「無」頗為樂道,但對於生死輪迴的理論始終無法確信,於是四處尋找答案。研究死亡的書籍也看了些,尤其索甲仁波切的「西藏生死書」更奉為圭臬,所以對聖嚴法師與索甲仁波切所談死後的「中陰境」就較不陌生了。
這是一段從「達賴生死書」節錄出來有關中陰的描述:
「在中陰境,因為身體是由心氣所成,我們具有全部五種感覺,但身體就像彩虹般清晰,沒有身影也不會留下腳印,由於業的魔幻力,我們自然有能力在很短的時間內環遊世界,或是無障礙地穿透土地B岩石、山及建築;然而,一旦進入新的母胎中,就無法離去。我們雖然跟親戚、朋友和其他人說話,但是他們聽不見,所以也不會回答。我們看不見日、月或星辰,因為生前不具透視力,現在卻有有限的透視力 (所以看不見日、月或星辰) 。」
而索甲仁波切則說到在中陰階段,如果能「認證」就可到達化身淨土。
於是聖嚴法師問說何謂「認證」?
索甲仁波切回答:所謂認證,即是透過禪修、訓練而有悟境現前的情況。若你開始修行,會有五個次第目標,從最初的準備,逐漸到達不再學習的階段;當你通過了所有的訓練,最後上師會將心性顯示給你:「心性是超越文字A超越思想,超越敘述,如同『般若波羅密多』,不生不滅,如虛空、明光般的本性。」
索甲仁波切又說:按照西藏佛教傳統的教導,此時貪瞋癡三毒及種種對佛性的障礙將煙消雲散,並揭示了「如虛空般」的本性,若你能見到如此的本性,若你生前有對證悟的覺知,你就能夠認證它;如果沒有如此的覺知,那對你而言可能如一彈指就過去了。
如果這段對話太深奧,不容易懂,那容我不自量力地簡略整理如下:
1.死後會進入中陰境,此時能穿越時空,也有透視力。
2.自己有感覺,但別人無法看到或聽到自己。
3.人世的貪、瞋、癡三毒及任何對佛性的障礙將消散。
4.「如虛空般」的本性將浮現(即所謂的光明身Light body)。
5.此時若生前有對證悟的覺知,你就能夠認證它,而進入化身淨土。
6.若無法認證,則將再陷輪迴,投胎回到污濁的世界。
7.所謂的投胎,不一定是投胎成人,也許是螻蟻牲畜。(這是我補充的)
小弟未曾習佛,若有誤謬處,尚請諸先進指教。但大致上佛教的生死輪迴架構就是這樣,市面上有許多冊籍可查閱,但光是瞭解又能如何?
所以聖嚴法師說了:「有些人看到一些有關空的書,在概念上理解了空,就認為自己已經知道空是什麼;其實不然,那只是知識上的,而不是實際所謂的證量。譬如說《西藏生死書》在台灣十份暢銷,但是人們讀了這本書,在臨終之際就能對自己的死亡有信心嗎?」
所以除了瞭解,還要修行,才能在死亡時從容不懼。
但我的問題是,誰能證明這套生死輪迴的說法是事實?
這也是我一直要探尋的答案,所以才各地旅行,思考我所不理解的生命議題。
幾年來,漸漸讓生命放空,讓生活更簡單,但仍沒找到我要的答案。也許答案並無答案,等到哪天我空到極點,就連問題都不存在,何需答案。
這就是我要的答案嗎?
 
■粥
如此品茗暢談,時間過得也快,七隻麻雀已吱吱喳喳一小時,我也讀完那本「超越生死的智慧對話」。
得去吃晚餐了,但大家都依依不捨,所以約好十點後再碰面,找個地方續攤,順便跨年。嗯!今天是2006年的最後一天。
晚餐要吃什麼呢?
剛讀完一席「超越生死的智慧對話」,沒什麼貪求美食的慾望,吃簡單一點就好,我這樣告訴Kris。
於是決定去我們初抵麗江古城時吃的那家「正宗過橋米線」,這家店剛好位於「納西古樂」隔壁,而「納西古樂」就在「東巴樂舞」的對面,也就是說,吃飽,只要走到對街就是我們要看演出的地方了。
今晚Kris和我都不叫米線,已吃過太多餐米線,所以兩人都點粥,各一碗皮蛋瘦肉粥。
大圓桌的另一頭是兩位臉上的妝化得很細緻的女人,三十多歲吧,穿著及配帶都是名牌,我猜是香港來的。都點最高檔的過橋米線,外加一盤麗江粑粑及炒青菜。這麼多吃得完嗎?
果真,結完帳就向店家要了一只保麗龍盒要把沒吃完的麗江粑粑帶走。其中一位舉起盤子準備倒進盒裏,但因盤子過大怕倒到外頭去,喚著另一位幫忙,偏偏她正在講手機,於是我趕緊湊過去幫忙把麗江粑粑移進盒子裏。她“連忙”向我道謝,然後突發其想地問我肯不肯幫忙接收這盒麗江粑粑,她們倆即使帶走也吃不完。我也“連忙”向她婉拒,因為中午剛在束河古鎮吃過麗江粑粑,口味實在很普通,我們倆即使帶走也吃不完。
接著就開始聊起來了,她們從重慶來,一提到重慶我就眉飛色舞,回答說:「在大陸,重慶是我最喜歡的城市。」聽到我這樣的回答,兩位美女顧不得一身的優雅,立刻爭先恐後告訴我許多重慶的事,好像我們是多年老鄰居。說完重慶,也開始描述她們今天去瀘沽湖的旅遊經驗,有多特殊就有特殊,彷彿所有的山高水長及沉魚落雁都讓他們遇到了。不止如此,天下的美景、奇蹟也都在她們造訪時顯現,說得入木,聽者入神……怎和剛在茶店裏,犛牛的說話方式一樣!
怕我不信,還和拿出數位相機證明今天的湖畔美景。
Kris使著眼色不斷向我說:「瀘沽湖一定很美!」
憑我們的默契,我早知道Kris語帶含意,他是說,憑這兩位美女的攝影技術竟能把瀘沽湖拍得這麼美,那瀘沽湖一定“真的”很美了!
所以,我也配合回應:「我想,瀘沽湖一定“真的”很美!」
「你要不要也把今天拍的束河古鎮及納西人家讓她們看一下」Kris建議著,當然是希望藉我的攝影作品讓兩位美女開開眼界。
於是我義不容辭打開我的“專業”相機,一張一張展示。
「怎麼都拍些茶壺和玉米?」、「都沒有你們的合照嗎?」、「有那麼冷嗎,都在烤火耶!」、「妹妹的皮膚有點粗糙,可能是天氣冷,又缺乏保養。」……這就是兩位美女觀賞我的“專業”攝影作品時的心得。
「哎!女人的美麗通常都僅止於外表。」我只能暗自嘆著
 
■「在家居士如何學佛」
七點鐘我們就起身離開,準備進場觀看「東巴樂舞」,任何表演我都喜歡提早到,好享受那種悠閒等待的感覺。
這場「東巴樂舞」並不是這次旅行的重點,我們是因「納西古樂」而來,甚至願意重複看兩、三場,不過昨晚的「納西古樂」並不值得再看一場,今晚就改試「東巴樂舞」,算是墊場用的。
行前上網查到的「東巴樂舞」資料不多,沒引起熱烈討論,也沒「納西古樂」那般的國際知名度,只抱著姑且一看的心理,所以沒買第一排的票 (茶馬客棧那兩位姑娘也建議我們買中間席位的票就好) 。不過進場後,發現表演場地頗正式,從舞台和燈光等設備看來應該會是一場精彩演出,於是決定去售票處補差額,把位座換到第一排去。
等待的空檔,我開始翻閱第八本佛冊 - - 「在家居士如何學佛」。
傍晚在聖嚴法師與索甲仁波切的「超越生死的智z對話」裏提到除了瞭解生死之外,還要修行,才能在面臨死亡時從容不懼。所以修行是重要的學佛課題,這本佛冊就是教導一般人如何在家修行。
我節錄了一些重點:
1.釋迦佛陀在世時,隨緣開示,應機教化,所說的佛法歸納起來不出戒、定、慧三個範圍,我們學佛,其實就是學這三項。
2.戒:有所不為(止惡),有所不得不為(行善)。
3.定:將向外散漫的種種心理活動,拉回到內心,使之安靜於物我合一,乃至物我雙亡的狀態。
4.慧:佛教不是知識的宗教A卻是使知識昇華為智慧的宗教,除了肯定各種知識外,更著重在超知識的「悟」的經驗下獲得智慧。
5. 調心最初的方法,是以念頭看住念頭,最後被看的念頭不起了,能看的念頭也不見了,清楚外面存在的事物,內心卻寂靜不動,像鏡子雖映現各種動靜景物,但鏡面卻靜寂不動。
6.悟性高的人可從與自然界的接觸中學習到佛法,也能從與人的應對接談間學習到佛法,尤其禪宗這種例子特別多。因此佛法不一定在佛經中,世間凡事皆佛法。
 
■東巴樂舞
如我所料,這場表演異常精彩。
千餘年前納西族信奉的原始多神教就叫「東巴教」,源於東巴教進而產生H形文字、經文、繪畫、音樂、舞蹈等文化,而這場表演就是在精心設計的聲光及音樂、舞蹈裏有系統介紹東巴文化。
東巴文字是世上唯一仍在使用的象形文字,乃東巴文化的瑰寶,當演出白沙細樂第二樂章「一封信」時,就由專家現場以東巴象形文字揮毫寫出這封信的內容。而節目中所演奏的白沙細樂則是雲南最古老的大型歌舞樂,描述納西古代黑、白兩族戰爭的史詩故事,以東巴文字記載下來的樂譜現僅存七個章樂,是極珍貴的活化石。除了古字、古樂之外,還有古舞。白沙細樂的舞蹈也隨著東巴文字書寫成的舞譜而世代保存下來,這是世上最古老的象形文字舞譜。除F東巴文化外,還包括雲南當地的打跳、吹口弦等民俗藝術,是很值得一看的演出。
今晚的觀眾並不多,大概只有昨晚納西古樂那場的一半,但觀賞後的激昻情緒卻和納西古樂結束後的悄然離場大為不同。觀眾就圍在出口處不肯離去,等到主持人(兼製作人)換了便服出來,才紛紛上前致意。有人要求合照,有人當面稱讚,有人遞名片自我介紹,連上台揮毫那位演者也被攔下來要求簽名留念,可見大家對演出的反應有多熱烈。
因為堅持要親自向主持人讚許,我們等候一}子才有機會和他講話。雖然我是邊看邊拍照,還是十分用心欣賞,特別針對幾個橋段向主持人表達觀看心得。這是我的習慣,絕對不含糊地說聲「很棒」或「太精彩了」就交差了事,一定直接對演出細節進行分析並詳述讚美的原因,這樣才能給藝術家真正的鼓勵。我很欣賞「現場書寫東巴象形文字的安排」、「主持人串場時唸詩的腔調」、「燈光的控制及色調切換」及「白沙細樂第七樂章的演出設計」,也都一一表達給主持人知道。對於我稱讚他朗詩的部份,則謙虛地說雖受過專業訓練但仍待磨練。最後知道我們從台灣來,就說台灣故宮的副館長曾來此欣賞東巴樂舞並表示x灣故宮收藏不少東巴文物,他一直希望有機會到台灣去研究。
談話結束後,捨不得馬上離開,又多停留一陣子,買下「東巴樂舞」的VCD後才收穫滿行囊地離去。
這是場製作精緻、內容豐富的表演,喜歡民俗文化的朋友千萬不要錯過。
 
■跨年
看完「東巴樂舞」,情緒激昻,於是趁熱續攤,傍晚已和犛牛他們約好一起跨年,電話連絡上後,就到他們下塌的酒店去會合。
本以為只是找個coffee shop聊天,沒想到卻要去Pub狂歡。天啊!這種地方我這輩子從沒去過,不跳舞、不抽煙,不喝酒,連咖啡都不碰的我,去Pub做什麼?
為了不掃別人的興,還是硬著Y皮去,不過還是擔心我這種木訥個性會悶死。這是家叫「動感Disco慢搖吧」的店,我們要了一個包廂,叫了一瓶洋酒(600人民幣),在裏頭喝酒閒聊,有舞癮的人就出去外面的舞池扭幾下再進來。
我就在包廂裏玩相機,幫忙拍照。
他們五個則圍著桌子玩起擲骰子罰酒的遊戲,一個杯子放在中間當工具,兩顆骰子輪流擲著玩,點數是7的人就倒酒到中間的杯子裏去累積,擲到點數是8就要喝掉杯裏一半的酒,擲到點數是9則要喝光全部,擲到兩顆點數一樣的就有權指定別人喝酒,若是其他點數就pass過去,就這樣輪流著,罰喝中間那杯酒。
Kris不愧是商場打混的,這種場面難不倒他,和大夥玩得很盡興,不像我只是在一旁觀看,像座雕像似的。
起初大家還胡亂擲骰子胡亂罰酒,慢慢地四位大陸朋友開始合作,擲到點數相同時都指定Kris罰酒,於是“兩岸”戰爭儼然形成,憑添不少樂趣。很快地一瓶酒就罰完,又叫了第二瓶,再下去Kris真的會被灌倒。
接近十二點鐘,大家都出去舞池跨年倒數,我仍留在包廂內。
倒數後進行摸彩,我們又多抽中一瓶酒,這下子有得玩了。
十二點多,我已覺無聊透頂,告訴Kris一聲,就藉故要上廁所,溜出去搭計程車回旅社。
洗完澡,扒在床上看書,仍擔心Kris,不敢先睡。超過兩點鐘Kris沒回來,還是得搭計程車去把他“救”回來。
凌晨快兩點,Kris居然自己回來,告訴我犛牛醉了,三位女孩醉了兩個,然後一副得意的心情沖澡去。天啊!Kris酒量竟這麼好,四個灌他一個,還能全身而退。
從不玩跨年倒數,不看跨年煙火,也沒有什麼節慶概念的我,居然在麗江古城和一群年輕人在Pub裏跨年,算是2006一段奇特的旅遊經驗。
 
■晚安
Kris是個居家修行的人,佛教不是講求戒、定、慧嗎?
而「戒」,就有不喝酒這項,為何Kris酒量這麼好,難道是工作上需要H
算了,別想那麼多,至少他肯給別人面子,不像我僵著像木頭似的,帶著相機去Pub拍照,真是食古不化!
晚安,食古不化的我及剛消失的2006年。

 
 
 
總合評價:  紅心: 73  人氣: 21129
 回應: 0  轉寄: 0  書籤: 1
給這篇日誌:  顆紅心
將這篇日誌: 轉寄好友  收錄成書籤
引用 URL:   
加入最愛  funP  加入HEMiDEMi分享書籤  加入Google分享書籤  加入Yahoo分享書籤  MyShare個人書籤  加入UDN分享書籤  加入百度分享書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