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寶寶的部落格
...
個人基本資料
帳號:A0039261
暱稱:寶寶
文章相片
更新日期:2009/3/11 下午 06:28:21
旅程分類
旅遊日曆
最新文章
熱門文章
最新回應
最新留言
統計資料
  • ‧本日人氣: 0
  • ‧累積人氣:246,815
  • ‧瀏覽總數:330,998
  • ‧發表文章:55
  • ‧照片數量:286
誰來我家
大陸自助旅行交通工具經驗談
 
最後更新日期:2001/1/1 下午 01:26:57
主題分類:人文
* 在大陸旅行搭機及汽車 *

今年暑假本來安排和搭檔跟團一攬大陸絲路風情,卻在出發前兩天接到旅行社電話通知:因人數不足,所以併團後,更改出團日期。而我們原計劃先到香港玩幾天後再與團員會合進大陸,所以到香港的機票已先買了,看著正在打包的行李心想:難道絲路之旅會變成香港瞎拼!
在飛機起飛前四十小時,被旅行社放鴿子!在飛機起飛前三十五小時,居然和先生下了一個重大決定:將第一次自助旅行獻給絲路!從沒有自助旅行相關資料,到三十五小時後要開始自助旅行,真的只有木蘭辭裡的「…東市買駿馬;西市買鞍鞬;南市買…」形e最貼切。
網路上的介紹多偏向於景點或遊記,對交通著墨較少;圖書館裏的旅遊書年代久遠,介紹的大陸現在還使用外匯卷呢!至於在書局買了本外面封著膠膜「最新大陸分省圖」,回家一拆,地理居然變成歷史。幸好找到一本介紹「2000年北京」,及另一本大陸旅遊作家所寫的「絲綢之路」,這是出發前所擁有最寶貴的資料了。
我們計劃從香港進大陸,先到北京再轉西安,走絲路到新疆,再轉桂林,最後回到廣州或香港結束行程。在香港我們發現「中國旅行社」非常好峞A除可代訂香港旅館外,還有相當多的內地行程及簡單介紹,自由行的部分更有交通、食宿費用等說明。拿了二十餘份不同的旅遊資訊回旅館仔細研究,這會兒才真正的開始———邊走邊學自助旅行。
香港到北京的旅程,我們捨棄一般的搭機方式而選擇火車,主要是這列火車從九龍直抵北京-----全程二千五百公里只需二十八小時。而一些只在地理或國文課本裡出現的地名:如漢口、黃鶴樓、黃淮平原等,將一一在眼前或腳下經過,藉著鐵軌的延伸,似乎我也走過了大江南北。
大陸的火車坐位共分五種:無座票乘客各憑本事搶位子;硬座坐位就像臺灣早期的普通車;軟座則和復興號的坐位差不多;軟臥最高級,四人一間、房門還可以關起來,裡面分左右及上下舖,票價跟飛機票差不了多少,所以多半都是外國人或出差報公帳的人乘坐。硬臥則是六人一間分上中下舖,採開放式空間(就是沒有門的意思),一節車廂大約有十二、三間左右,由一位服務員負責,這也是我們旅途中最常使用的舖位了。
火車一進站,服務員就站在車廂出入口,等著旅客憑票上車,車廂號碼不對的或已在車上的乘客,都休想越雷池一步。上車後服務員會把火車票收走,另給一張乘車證,依據車票上的目的地,到站時會通知乘客,下車後再把票換回來,如此服務員就能掌握每一個舖位的目的地,就不會有睡過頭或坐過站的情況發生。
車種也從K字頭的快速列車到每站皆停的普通車,基本上車次號碼位數越小則行車時間越短。Y字頭為旅遊專列,設備也稍微豪華些。有意思的是:凡火車是朝向首都北京行駛者,其車次必為雙號;遠離北京者為單號。
通常車上的臥舖票大部分都在始發站出售,中途站分配到的臥票極少。有些地方售票窗口,要有站長簽單才能賣臥票,簽單當然要手續費囉!費用從十元人民幣到火車票價一半不等,更絕的是還可以開收據給您呢!以上這些經驗可是從北京、絲路一站站累積而來,且看下文細說。
九龍到北京下午三點鐘發車,兩點半便要先出關檢查,算是離開香港特區。候車室比香港地鐵車站單調許多,沒有繽紛的廣告看版,倒是有許多穿著綠色軍服般的人在那兒站著,空氣似乎也凝結住了,每個旅客身邊盡是大包小包的行李,不知怎的,腦海中居然浮起電影情節中逃難的畫面,或許對我們而言,往後的一個多月都是未知數,和逃難者不知明天太陽是否依舊的心情有點相似吧!
火車延誤三十分鐘到站,顯示板上發車時間就直接從三點改為三點半,後面還寫著『準點』,原來只要改發車時間,大陸火車永遠「準點」。這是學到的第一課,山不轉路轉!
火車終於開動了,並播放一段進行曲(或許是中共國歌吧,可又沒見到全車的人立正站好),及廣播聲中傳來的都是說一些八股的文章:什麼偉大的祖國啊!祖國正以雙手展開熱情來歡迎你啊!………之類的。另外播放的有沿途站名,還有許多宣導短文或戒煙廣告等,內容有如軍隊的莒光日教學,聲調一如臺灣國慶大典上的司儀,聽了還真不習慣呢!此外還提供便民服務,如代訂北京各種不同價位飯店。不過特別的是:火車上放的都是台灣流行歌曲,難怪阿妹唱中華民國國歌要被大陸當局封殺,原來是影響如此深啊!
車上有專屬餐車設備,有如一般餐廳,可以到那裡用餐,或者是向推車買一個十元的鐵路便當,當然大部份人都是自己帶食物,每一個舖位就像個飲食攤,什麼都有。
火車從廣東常平口岸入境,所有旅客及行李都要下車檢驗,並辦入境手續。真不明白為何不在香港出境時也同時辦入境呢?看著驗證櫃檯有點疑惑,大陸人士、外國人、港澳同胞皆有專屬窗口,唯獨看不到「台胞」兩字,我們楞在那兒心想:「我是誰?該走哪個窗口呢?」到大陸旅遊,大概只有極少數臺灣人會用火車方式入境吧!
在這兒停很久,因為要加掛車廂,整列車都暫停供電,電燈熄了也沒有空調,有點兒悶熱,夕陽照著車窗外林立的招牌閃閃發光。現在總算正式進入大陸,要學北京腔說普通話;要學會爬火車上舖;要努力別讓人知道,我們是來自臺灣的呆胞。
火車朝北京前進著,中途只停靠七站,每停一次大概就穿越過一個省,可見山河好大啊!雖然幸運的買到臥舖票,但要如何爬到上舖也是一大技術,還好有過攀岩經驗,手腳並用,大約花了兩分鐘(別人的六倍時間),且造成中、下舖一陣騷動,好不容易才成功。隨著火車的振動頻率,加上火車隆隆的聲響,掩蓋住四周打呼聲,很容易便睡著了!一路上火車都在晚點,大陸叫「晚點」,台灣叫「慢分」,一個用『點』算,一個用『分』算,不知是台灣比較進步,還是這兒火車一跑就要三天才到目的地,所以計算的單位也大些!
從北京到西安,本也想以火車方式走隴海線穿越黃淮平原,但在北京時不知道買臥舖票要有門路,還傻傻地在售票口連續排四個早上都沒有買到,只有改搭貴三倍票價的飛機。
原定十六點四十分起飛的班機,登機時間已過,仍沒有看見飛機的影子,只見機場貼出公告:「飛機目前沒有消息,請旅客等候通知。」沒有說明延誤的原因,看著『飛機目前沒有消息』這幾個字,心中忐忑不安,飛機是在雷達上消失了嗎?有人劫機?還是………,後來才知道,原來北京機場下雨關閉,飛機改降其他機場,所以還不知道何時可以飛來北京(簡稱『飛機目前沒有消息』)。終於在連換兩次登機口、延誤六小時後順利登機,飛向千年古帝京―西安。
機上駕駛可能是為了彌補時間上的延誤,及顯示他曾經身為戰鬥機駕駛的光榮事蹟,飛機急速下降西安咸陽機場,有如雲宵飛車!受不了如此劇烈的地心引力及空氣壓力變化,乘客茩蚆y色慘白、頭痛欲裂。搖搖晃晃走出機門,已是凌晨,停車場居然還有輛公車等著我們,這裡距西安市區還有五十公里呢!
西安火車票特別「緊張」,如果自己排隊買,肯定買不到,票都在票販子(黃牛)手上。聽說這裡的車票就像黃河斷流一樣,流不到售票口就沒了。排了兩天隊,韓國人、日本人、美國人,只要拿出護照都沒問題,奇怪的是輪到"說中文的我們"就沒法買,拿臺胞證出來要求比照港澳人士也沒用,看來只好求助票販子。售票廳內的票販子很容易辨別,通常理著平頭,穿著休閒服、西裝褲,手裏拿著一個小型長方皮包到處穿梭,與排隊買票者搭訕,大概N是了!或者也可以再加一些服務費,請住宿飯店代訂黃牛票。一張黃牛票手續費四十到五十元,有些熱門路線或時段價錢會更高,不論東去或西行、指定哪一車次,車票幾乎都可以買到。我猜這些票應該是先有買主再請車站內人員開票的吧!好龐大的一個地下售票系統!還有一種兼差型的黃牛,他們是在售票口「代客插隊買票」,買成了就收個五元、十元手續費,服務對象通常不是觀光客,而是本地人及一些非觀光路線,可以省去一、兩小時自己排隊的時間,生意倒也興隆。
蘭州黃牛和西安黃牛不太一樣,這裡似乎還沒有與售票口聯合作業,而是事先買好熱門車票再兜售A要價更離譜,有的高達一百人民幣,不過因為有資金及存貨(票)的壓力,可以討價還價,開車前的價格更像買賣股票般上下震盪、爾虞我詐。
我們下一站是古時的交通要衝:河西四郡上的張掖,她顯然經過千年後已成白頭宮女,沒有人賣前往張掖這一站的黃牛票,只有自己排隊與人潮搏鬥,排了一個多小時,只差三個人就輪到我時,售票口居然拉起布廉休息,果然是「吃飯皇帝大」,看著別的窗口繼續賣票,只有轉而欣賞各窗口前主演的黃牛插隊奇觀,又是推、又是擠,也|插出拳武行,凶行惡狀,旁邊的一個小小公安對一群黃牛也沒辦法,看樣子不是身強體壯,臉皮厚,還當不了黃牛呢!為何牛群會如此猖獗?如果告訴您這裡餐廳服務員的月薪只有不到四百元時,您就明白了吧!
前往張掖時,我們只有買到沒有空調的夜車硬坐票,車窗一打開,四周就瀰漫著來自祁連山及沙漠的悶熱氣息。車上像市集般非常熱鬧,鄰坐的「同胞」猜我們是南方人,可能來自廣東,從風土民情到社會經濟,甚至兩岸關係,聊了許多話題,有驚無險都沒發現我們是冒牌大陸人,真是愈來愈進入狀況。夜深了,看到有人拿了幾張報紙便往座位底下鑽,原來在車廂a板和坐椅間的距離高度剛好可以塞進一個人,這又是另一種的特別的「硬臥」呢!
今年剛好是敦煌莫高窟中藏經洞發現一百週年,絲路上旅客絡繹不絕,火車一票難求,加上火車站通常離市區非常遠,例如敦煌火車站距敦煌市區足足有一百三十公里,已經超過相當於台北到台中的距離,所以明知汽車不比火車安全,但往後的絲路之旅,除敦煌到吐魯番外,其餘都改搭長途汽車,從張掖、酒泉、嘉峪關,一站一站朝西走。
長程所使用的車型叫"伊維克",類似台灣的二十人座中型巴士,座位非常窄,走道上另外加可摺起的活動式椅子,靠背只有正常座位的一半高度,也算是一個位置,而且票價相同,司機旁的空位加兩張小板凳也可以坐人。在大陸班車時刻表是參考用,坐滿人了才是發車的依據,再加上中途上車的乘客(這叫做揀黃魚,聽說這是司機收入來源之一),所以一輛車擠三十個人是常有的事。乘客的大件行李必須放車頂,是需另外收費的。空調車的票價比較高,不過上了車,司機通常都會告訴你:「空調剛好壞了,請忍耐。」
張掖至敦煌火車距離是520公里,汽車可不止了,在大戈壁上公路平坦寬闊,直指天際又絕少叉路,行車速度極痋C烈日當空,大路朝天,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,偶爾才遇到一個小小綠洲、幾戶人家,荒涼至極!左右環顧,只有這輛車及無邊無際的戈壁灘,還有綿延不絕的祁連山靜靜地躺在道路左側陪伴著我們!驢或馬車也是當地居民普遍的交通工具,車子接近村莊時,常可見到載滿瓜果或物品的驢車,蹄聲滴答滴答地走在路上,手握方向盤的現代與手持皮鞭的傳統可以共存在同一條公路上,這也是絲路的特色吧!可惜我們沒有機會能坐在滿載瓜果的驢車中跑一段!
愈往西行,太陽下山的時間愈晚,與夕陽同一方向的城市被照的通紅,透出閃閃金光,而車子就像是射向那神秘金色光~中的弩箭,不禁想起夸父追日的神話,也許後人都錯怪了他,夸父該是迷戀夕陽才會追日吧!
西出嘉峪關便是古代所稱的「西域」,長期以來一直流傳著「出了嘉峪關,兩眼淚不乾,向前看戈壁灘,向後看鬼門關」的當地民謠,而今嘉峪關到敦煌,只花了不到五小時便走完將近四百公里的路程。車子的空調和之前情況一樣,又剛好故障,或許是氣候太乾燥,雖然是坐在烤箱裡,卻不太容易出汗,也沒有人要求停車上廁所,因為身上的水分都隨著熱空氣蒸發到戈壁灘上了。
從甘肅敦煌到新疆吐魯番大約是六百多公里,搭火車是最「人道」的選擇,但仍是火車票難買的老問D,透過數層管道付了一百元手續費,拿到手的是一張蓋有敦煌火車站戳記的單子,對方說用這單子便可以進站,先找加掛車廂、再找列車長補票,聽得我們一陣迷惘。這裡假票橫行,加上之前數次「呆胞」經驗,這次連車票都沒見到就要付錢,更是不放心,雖經過旅行社、飯店經理、招待所職員、路人甲、乙等拍胸脯保證,心中還是揣揣不安,直到上了火車才如釋重負。
經過列車長詳細解釋,原來這是當地火車站合法增加營收的一種方式,例如從敦煌到吐魯番是一條熱門旅C路線,兩地車站就在經過的長程線火車上,加掛短程車廂來輸運旅客,到旺季時加掛車廂可能比原本列車還更長,此時體會到為何要建將近一公里的月台了。我們很「幸運」的,坐到最後一節車廂,揹著十幾公斤重的背包一路走來,把各式各樣不同種類的車廂一次看盡,琳瑯滿目,綿延不絕。
在吐魯番觀光時,因為決定要一探地理課本中,除死海外,世界第二低地――杳無人煙的艾丁湖,所以時間稍有延誤,為了趕最後一班開往烏魯木齊的班車,載我們的維吾爾族司機居然直接把出租車開進公車停車場,擋在大門口,再帶著我們一輛一輛找,果真是個熱情又剽囿漸螫痚琚I幸好乘客人數不足,還等在那兒沒開車,司機也是維族人,看起來兩人還認識呢!看他們用我們聽不懂的語言交談著,還拍拍肩膀、指指我們兩個,我猜一定是請對方多照顧這兩個外地客吧!
車子仍是迎著夕陽向西前進,路邊不再只有石礫沙土,一層薄薄的草地向東南西北延伸,還有不遠處的雪峰,那就是天山了吧!經過多天大戈壁的荒涼,看著眼前美景突然想掉眼淚,好像又回到大地母親的懷抱!走著走著車子似乎出了狀況,車身發出一股燒焦的味道,司機不時下車查看、敲敲打打,就這樣一跛一瘸、走走停停,繼續前進著。
已經走了三個多小時,車子搖怐熒U來愈厲害,我們已經包包背著,看好逃生門位置,鋼杯也握在手上作為敲破玻璃的鈍器,隨時準備逃命。一百二十公里的路程花了五小時,晚上十二點終於抵達荒涼、昏暗的汽車站,距烏魯木齊市區不知還有幾公里,司機不負所託幫我們找輛出租車進城――烏魯木齊――我們絲路的終點站!
進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,買車票時一定要加買保險,售票口會給一份乘客(公路)人身意外傷害保險單,上面註名保險金額及條款,剛開始非常不習慣坐車先買保I這件事,心理頭總覺得怪怪的,難到車子真的如傳聞中那麼不安全嗎?再加上進大陸前已經保了旅平險新台幣一千五百萬,這裡最高人民幣一萬元的賠償似乎只是零頭罷了,所以曾要求只買票不買保險,結果售票員索性連票也不賣,還認為我在搗亂,一付要找公安的樣子!可不希望為了三塊錢的保險費,在偏遠的西域被請進公安局作客!
原先計劃從烏魯木齊搭機轉往桂林,可是七、八月正是新疆旅遊旺季,又逢今年是敦煌藏經洞發現一百週年,學生暑假也即將接近尾聲………等種種原因,原本這裡是絲路進出的門戶,這時候卻成了交通的黑洞,進來容易出去難呦!
從烏|木齊飛出去的班機,不管目的地是到哪裡,未來七天內全部都賣完了,我們選了四日內飛往北京、西安、桂林、廣州四個地點所有班次等待候補,只要有機位,先離開這裡到外地再想辦法。沒想到等了兩天候補也沒有任何機會,只好另外再問火車票,黃牛票一張手續費已經飆到一百七十元以上,而且不能選日期、不能選班次、不保證一定是快車、甚至不確定一定買得到票。天啊!這裡的黃牛太沒有職業道德了吧!怎麼能夠不保證一定買得到票呢?
就在對飛機、火車絕望,已經著手研究搭公車往東回頭走的可行性時,突然出現兩張凌晨飛北京的機票,謝天謝地!我們飛車趕嗽d檯買票,更戲劇化的還在後頭,票務員正要開票的當口,電腦螢幕上又蹦出二張飛往廣州的候補機位,真是天神阿拉的眷顧,太神奇了!當機票交到手上時,我們仍恍如在夢中不敢置信!
每位離開烏魯木齊的旅客,總不忘帶幾箱頗負盛名的哈密瓜或馬奶子葡萄,機場成了果菜市場,一箱箱的水果堆滿候機室。飛機就像阿拉丁神話中的魔毯,帶我們飛越終年積雪的天山,無邊無際的沙漠,在古代要走過這千山萬磧是多麼艱辛的旅程啊!
經過四個多小時,終於又回到這次旅{的起點――廣州。因為颱風的關係,台北、香港機場先後關閉,廣州機場也受到影響,許多人取消訂位,原來是拜颱風之賜,我們才得以飛回廣州。但也因之前機場關閉,滯留在香港機場的旅客相當多,長榮航空一天只有三個班機,看著櫃檯前等待候補的人群,經濟艙已是機會渺茫,還好我們的機票屬於個人票,可以補價差升等至商務艙賭賭運氣,或許今天還有機會可以回台灣。
距最後一班飛機起飛時間只剩下半小時,終於開始補位了。被叫到號碼的人,個個欣喜若狂,我們只有用帶著妒意的眼神,目送他們的背影離去。票務小姐已經停止叫號,準備要撤櫃了A看來我們又有許多時間可以好好參觀、研究香港赤腊角機場。沒想到,烏魯木齊的奇蹟再度發生!起飛前十五分鐘清出兩張商務艙的位子,在其他人帶著稱羨的眼神中,我們的背影也飛快的朝出境大廳奔去,終於可以回台灣了!
除了前面的交通工具外,北京的地鐵、人力車、機器三輪車、各個城市形形色色的公車,也在旅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。我們把每一張車票、門票都小心翼翼的帶回臺灣,增加的不僅是背包裡兩公斤多的重量,而是這小小的每張紙片,串起整個旅途、整片記憶,從明、清帝都――北京,到絲路的起點――西安,在追著千百年前留U的腳步,走向太陽下山的方向之下,這段路程雖然已經劃下句點,但是另一個探尋古老絲路的夢又將縈繞耳際。
總合評價:  紅心: 58  人氣: 8844
 回應: 0  轉寄: 0  書籤: 0
給這篇日誌:  顆紅心
將這篇日誌: 轉寄好友  收錄成書籤
引用 URL:   
加入最愛  funP  加入HEMiDEMi分享書籤  加入Google分享書籤  加入Yahoo分享書籤  MyShare個人書籤  加入UDN分享書籤  加入百度分享書籤